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电 话: 0453-6263818 6263918 8120358 8120378
传 真: 0453-6263918 8120378
手 机: 13766669668
13946332726
电 邮: mdjss@sohu.com mdjss@263.net
地 址: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太平路46号华隆大厦19层
邮 编: 157000
1 组织、接待团体和个人旅游、专项旅游
2 承办、协办各种会议及商务考察
3 代订全国各地特惠星级酒店、机票、火车票
4 办理赴俄罗斯旅游经贸考察团,各种商品展销会、洽谈会
5 免费旅游咨询、免费设计个性化旅游线路
全国天气预报
邮编区号电话
列车时刻查询
航班时刻查询
阳农历万年历
在线地图查询
手机归属查询
  您的位置: 首页->山水游记->从林海雪原到原始森林
  从林海雪原到原始森林

    2002年的国庆我是这样过去的:

  一半的时间在火车上,

  剩下一半时间的一半在商量行走的方向,

  剩下一半时间一半的一半在帐篷中讨论熊的话题,

  剩下一半时间一半一半的一半在小溪边腐败,

  剩下一半时间一半一半一半的一半泡在散发着硫磺味的温泉水里,

  剩下一半时间一半一半一半一半的一半牵着漂亮MM一步步挨出森林

  ……

  这就是我们国庆长白山之行。

  出发

  很久没有及时雨的消息,突然在中秋那天联系上了,说他要组织长白山二队(去年的是一队),正在招募人员。我已经很久没有户外了,尽管我不太钟情北方,但总比家里蹲好,便答应同去。

  29号.com简单磋商后,10月1日就出发了。集合地点设在北京站的地铁口,各路人马很快到齐,一共12位:及时雨、自在猫、曲莲、天高云淡、石头、浮云、Kitty、Lotus、Arabella、路痴、古运强(后改名峡谷,后改名猪,后改名峡谷里的一头猪)和我警长。分了气罐后,点齐人数,进站、上车……就到了吉林省通化市,在站台上会合了取道长春的星猩——全部人马13人杀往白河。

  第一天

  火车还在三江平原上飞驰,我们已经嗅到了长白山的寒冷,此时的车厢中已经有了哈气。大家一边加着衣服一边讨论着各自的睡袋,帮自己帮别人预测着帐篷第一夜的感受。

  从通化到白河要5个多小时,我们付出了无数人被杀,男男女女被非礼的代价之后,下午时分到了白河,下车首先是补充给养——在超市中买点食品。虽然叫超市,但顶多是个小卖部,除了方便面就是方便面,唯一让人满意的是店里有各种包装的通化葡萄酒,及时雨买了两大桶。购物之后,我们来到一户姓丁的人家,这是及时雨提前联系的一家人,坐了一天的车没好好吃饭,头件事当然是腐败,菜谱是我们在火车上时就电话联系好的:小鸡炖蘑菇,猪肉炖粉条,狗肉…….,几大盆,热腾腾的端上来,13个人围坐在一个大圆桌旁,侧身而坐——太挤,又抵挡不住诱惑,风卷残云,话不多说,满耳是“胡噜、胡噜”的喝汤声,15分钟后结束。后来大家回忆这是最香的一顿饭。

  饭后,丁家联系好的车送我们进山,半个小时后,车通过了北坡山门,上了进山的公路,公路两侧是密密的桦树林,秋天的桦树林金黄一片,落日的余辉洒在上面,更是增加了凝重的美。中巴飞驰着,把美丽留在后面,也把最后一线阳光留在天边:夜幕降临了。因为这里的经度靠东,虽然才4点半,天色已经漫漫的暗了。最后我们在停车场下了车,下车后立刻扎营,当帐篷支起来后,天已经黑了,风很大。这时已经感到了山区的寒冷,当地人说今天刚降温,已经下了第一场雪。戴着头灯,灯光照过的地方可以看到蒸腾而起的水蒸气,那是温泉。这里有两股水,一股是倾泄而下的长白山天池的冷水,另一股就是温泉的热水,据说温度达83度,在温泉旁边有一个小石屋里面有卖熟鸡蛋的——温泉煮的。应该庆幸我们的营地,是在一个亭子中,地面是水泥的,但手摸着并不凉,因为下面是个储存温泉水的水池,这个晚上不会太冷。

  收拾好了,开始“埋锅造饭”,我们的餐厅定在那个买煮鸡蛋的石屋中,戴着头灯站在石屋中,光柱过处烟雾缭绕:煮方便面的蒸汽和温泉的蒸汽混合在一起,一个热腾腾的场面。饱暖思“酒欲”,接下来是解决及时雨葡萄酒的时候了。几个人围做在煮鸡蛋的水池边上,到满一碗葡萄酒,让它浮在水上,一会儿就热了,我喝一口再推到你面前……,别有风味。

  酒足饭饱后,自在猫、浮云、猪、kitty和我一共五人去泡温泉——当然kitty自己泡自己的,其他人继续听及时雨讲窗子外面的故事。

  我是第一次泡温泉,感觉和澡堂的水池没有区别,只是多了些硫磺味。但在这样冷的天气中泡一泡,的确是难得的享受。2个小时后,我们才恋恋不舍浮出水面,爽。

  回去的路上遇见四个背包的驴友,他们是哈尔滨理工大学的学生,从西坡那边过来。他们负重比我们大的多,而且只有帐篷没有睡袋,帐篷可能是帆布做的,非常重,几乎是四个人背了一个帐篷。猪被他们感动了,给了他们四瓶小二。

  回到营地,我和浮云钻到睡袋中休息了,半夜及时雨打完牌从帐篷中爬出来,大喊一声:“下雪了!”我被吵醒,这是才感到了温泉水池的威力:身下就象火炕,热的难受,于是下半夜我几乎没盖睡袋,一觉到天亮。

  第二天

  天亮了,星猩第一个从睡袋中钻出来:“好大的雪啊!”,我被他引诱的睡意全无,匆匆穿上衣服,从帐篷中钻出来:好大的雪,满山漫山遍野银装素裹,看树林中 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。我们的帐篷上也是厚厚的雪,帐篷旁边的雪都化了,是因为下面的水池。

  早饭后拔营,真正的穿越就要开始了。

  大约7点半我们出发了,踩着厚厚的雪,向着瀑布的方向前进,向着天池的方向出发。不到半小时我们达到了瀑布脚下,旁边的山上是一条同往天池的长廊,上去就是天池。但它却永远把我们堵在了山下:正在整修,民工不让我们上。一时间大家有点傻,尽管预料到有可能穿越不成,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理由。再想想办法,及时雨总会有办法的,大家都这么觉得,他钻进了工头的小屋,很长时间才出来,一会又进去,又出来,反复几次,最后带给我们的结果是:没戏。万般无奈,改变计划:一、翻山上天池,二、原地待命,晚上上山。大家同意第一方案。于是原路返回,我走在最后收尾,如果说我收到什么,那就是星猩下山的本事实在不敢恭维。他用了至少多一倍的时间才下来。但即使在这样的窘境下他还能保持原来的幽默:在一个小坡上他遭遇了两位韩国老太太,他要上来,老太太要下去,他们面对面一动不动僵持许久,后来他说他不动是因为老太太说什么他听不懂。不过我们猜测老太太一定是让他“闪开”。

  看到队伍下山的速度,及时雨决定实行第二个方案:不翻山了,晚上再上山,多数人对此有异议,纷纷要与他理论,最后路痴一句话结束了争论:听领队的吧。

  调整后的计划是:先去小天池,再上地下森林,晚上回到温泉边扎营,凌晨4点穿越封锁线,强渡白头山天池。按计划先到小天池,这时太阳出来了,天很蓝,公路上的积雪开始融化,我们一行人沿着雪水横流的公路向小天池前进,大约一个小时后达到小天池——一潭隐匿在桦数林中的“黑水”,黑并非被污染,而是倒影山的颜色,这里人不是很多,略显宁静。同志们在水边休整,稍适腐败后前往下一个景点:地下森林。

  在我们留恋于景色时,太阳不知何时消失了:天阴了,一会儿就开始下雪,越下越大,片刻功夫每个人的背包上都落了厚厚的雪,尽管冲锋衣防雨不行,但对付雪还是没问题,一行人沿着公路成一字纵队也别有情趣。不经意回头看,发现及时雨被远远落在后面,他后来上了一辆中巴车,车从我们旁边开过,一个黑脑袋中车窗中伸出来:“我在前面等你们!”——这个领队在关键时候靠不住。

  我们在下午2点多到了通往地下森林的路口,在路口休息一会儿就进山了,真正的林海雪原就从这里开始了。

  从来没有进过这样的林子,更没有见过这样的雪景,一棵棵松树紧紧的挨着,到处都是倒下的树干,或者靠在别的树上,或者横在路上,地上是陈年的落叶和树枝,雪中的森林到处被点缀上白色,那些没有被掩盖的,继续散发着绿色。我们沿着一条开辟出来的小路往林子深处走,不时要翻过横在路上的树干,遇到上下坡路还很滑,行进的速度颇受影响,大约1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到了地下森林,眼前豁然开朗,一改刚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状况,在这里一览无余的是脚下的一片森林。地下森林实际是在一片洼地上的森林,这片洼地类似地陷或天坑,崖壁象断裂开的,垂直上下,据说最深处达100多米。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,看不到它的边缘。

  照相之后返程,回到公路边等上山的交通车,此时雪越来越大,在雪中走了一天,没怎么吃饭,幻想着上山后找一个大炕,摆一桌大餐,好好腐败一顿。终于车来了,结果没开出多久就停了下来:钱其琛来了。无奈在车中等了很久才上山,但噩耗接踵而至:到达山顶后,雪已经非常大了,我们选中的宾馆已经客满了。及时雨当机立断:下山——我一天都没有那么凉过,别了,长白山天池。雪很大,风也很大,也许应了及时雨的话:选择是痛苦的,决定是正确的。

  我们跟着这辆车下了山,这车又把我们送回了白河的丁家。车下了山,发现山下根本没下雪。到了丁家又是一次狂腐,之后是躺在炕上讨论第二天去哪。今天的行程让大家有些心凉,有人建议不如回去算了,最后经过分析,制订了新的活动方案:去西坡,能上山就上山,否则穿越锦江峡谷。

  上炕、拉灯、睡觉。

  第三天

  四点多我就醒了,天已经亮了,从睡袋中爬了出来,环顾左右:右边是熟睡中的kitty;左边的人蒙着头,伸出两只白胳膊,据我考证它的主人是lotus。我下炕到外边转了一圈,阴天而且风很大,再回到屋里时大家都起床了。洗漱、早饭后告别丁家老板娘就出发了。

  火车从白河开往松江河镇,大约5个小时,中午到了松江河,出站找到了昨晚联系好的司机老田,老田话不多说直接要我们上车,及时雨问多少钱,田师傅似乎非常生气,最后我们还是上了他带来的三辆小面,我上了他的车,一路上他不停的在骂及时雨傻,说及时雨在车站看不出有坏人,不该问他多少钱,不该亲别的司机那样的“小人”,更不应该远他这样的“贤臣”。问他现在去哪,“该(街)里”他说。几分钟后车在街边停下,下了车田师傅先当面教训及时雨,后商量活动去向,他认为我们不要去西坡,根本不可能上山,最后决定是穿越原始森林直扑锦江峡谷。

  确定方向,上车出发,田师傅继续刚才的话题:及时雨真傻,不厌其烦的一遍遍重复着相同的内容,间或说说他对朋友多仗意什么的。说了好半天他才转移了话题,说些别的,诸如50斤大米可以在朝鲜换个媳妇,如果遇到熊瞎子要装死,如果被熊瞎子坐在屁股底下可以挠它等等,过了边境检查站不久车停在了路边,听司机们简单讲解了线路:先沿着公路上山,在某地左拐进林子直走就到了锦江峡谷。背上行囊我们就进山了,我负责收尾,再回头看看三位司机,正津津有味的分吃一包鱿鱼丝,表情甚是可爱。

  沿着老田指的方向,我们一路爬升,这是一条汽车压出的路,有明显的车辙。公路先沿着山边,上到山顶后就进山了,公路上汽车声消失了。路被两侧金黄的灌木包围着,更远处是松树林,林子中黑乎乎的。大约走一个半小时,及时雨的GPS显示我们走了大约4公里多,一直没有发现可以左拐的路。现在有些后悔没有问清楚,再联系手机已经没有了信号。只有继续往前走,大约过了半小时,前面突然大喊“有路了”,跑到近前一看,果真是条小路。兴奋冲昏了头脑,毫不犹豫一头扎进林子中。突然我们好象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一个原始森林的世界。

  这是一个与昨天完全不同的世界,非但没有雪,而且完全是一副夏天的面孔,树是绿的,灌木是绿的,草也是绿的。沿着一条若隐若显的小路,我们穿行于自然之中,而且是绝对的自然,除了这条小路,在找不到任何人的痕迹,林子中到处是倒下的树,或斜靠在别的树上,或倒在地上,靠在别的树上则压断另一棵树,倒在地上就会连根拔起,巨大的树根有一人多高,夹带着泥土,象一面墙。林子中的草并不深,但偶尔下面会是沼泽,不留神踩上去,下面是末了脚的烂泥或水坑。这些泥上除了我们的脚印还有野猪的,阿拉还发现了比她的脚大的多的脚印:熊。

  我们行进的非常慢,不仅是因为路况不好,而且横七竖八的树干,更让我们有翻山越岭的感觉,这些倒下的树干上覆盖了厚厚的苔鲜,很滑,有时直径十几公分的树干一踩就断:已经腐朽了。前进中的小河也严重影响了我们的速度:第一条有七八米宽,一棵倒下的树横亘之上,可能因为下过雨,这个独木桥的桥面很湿,必须倍加小心才能安全通过,否则随时有滑落的可能。不过这次通过最安全的莫过于星猩了,充分考虑到自己的平衡能力,他采用了别样的方法,坐式——利用臀大肌的收缩,安全通过。大约两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一片草地,草已枯黄,隐匿其下的是水。到了这再也找不到了路,几个同志分头寻找,一个个回来都说没有找到路,惟独及时雨没有消息。又过了很久听到及时雨的声音:“这边有路。”这一声象是强心针,大家立刻来了精神,向着及时雨的方向走过去,当我们穿过这片草地,找到及时雨的路时,多数的人的鞋都在草地中进了水。

  沿着这条路我们大约又行进了半个小时,天色已经暗下来,前面再次传来噩耗,又没有路了。一时间有些失望,因为没有完成穿越,还有些恐慌,因为没有找到宿营地。回头看时,louts开始擤鼻涕,而且越擤越厉害,眼泪和鼻涕齐下,哦,原来…….。最后大家一商量,就在旁边的小山坡上扎营。当我们卸下包时,天已经全黑了。戴着头灯把帐篷支起来,之后开始晚饭。气温开始下降,因为在林子中我们没有点篝火,用气炉煮了些方便面、饮品,吃下去感觉好多了。正当大家围在一起,专注与热气腾腾的晚饭时,突然警觉的星猩大喊一声:“熊——”。只见阿拉一声见叫,一步蹦到路痴背后,星猩也学着阿拉的样子,一步跳到浮云的背后,其他人也各各毛骨悚然。我正坐在地上煮方便面,开始以为星猩在开玩笑,认为在这样黑的夜里吓唬别人十分不妥,“星猩,你瞎喊什么”但旋即发现好象不是玩笑,立刻感到紧张,抬起头向星猩张望的方向看去,我脑子里已经勾勒了出了一头熊站在对面,熊视眈眈的看着我,结果头灯照了一遍,别说狗熊,连个树袋熊也没有。星猩解释说,他刚才似乎听到了一声熊叫。别人也听到了那个声音:及时雨在帐篷中拉拉链的声音。原来是虚惊一场, “虚”是过去了,但“惊”却留了下来,大家没有了刚才轻松的气氛,开始讨论如何对付熊,以至于曲连大姐建议大家在不要讨论这个让人不安的话题。

  晚饭后大家把食品打包好,挂到远离帐篷的树上:万一有野兽不能引到帐篷来。又找来几根大木棒(估计没有用),然后把照相机拿在手中,闪光灯据说是不错的武器。大家决定不睡觉了,因为害怕而且地面也很潮,13个人分布在三个帐篷中,kitty、浮云、自在猫、曲连、猪和我在一个225的帐篷中,六个人在一个帐篷中,别说躺,就连坐也很拥挤。就这么将就着大家开始讲笑话,但笑声终于抵挡不住一天的疲倦,终于曲连和猪被瞌睡征服了,忘记了潮湿和恐惧回帐篷睡觉去了。剩下我们四个人又支撑了一会,也睡着了,象沙丁鱼一样紧紧的挨在一起。

  第四天

  早晨我醒来时,发现自己少了一条腿:一动不动被压了一晚上,没有了知觉。好半天才缓过来,穿上鞋从帐篷中爬出来,有点冷,但是个晴天,一会儿太阳就出来了。吃过早饭,我和浮云开始研究地图,猪和自在猫去找找有没有路。从地图上分析我们没有走错方向,结合GPS估计离目的地还有3.7公里。后来及时雨又独自拿着GPS向前走了一段,仍然没有走出去,回来后决定不再往前走了。于是大家休整了一会儿,开始返程。

  今天的时间十分充裕,因此贯穿全天的主题是:腐败,腐败,再腐败。走到第一条小河边,停下来用河水煮咖啡,烤制阿拉珍藏了好几天的烤肠。走到第二条小河边,用河水煮姜汤,热啤酒。走出林子后立刻休息,听天高云淡唱歌,看及时雨拿大顶。

  最后一段路是最轻松的,因为是下坡了,但对于lotus来说,她已经到达了极限,如果不知道灌了铅的腿形容什么样子,看看她就知道,虽然是下坡,但每走一步她都很费劲,我在队伍最后拽着她走,被前面的人落下很远,但终于在太阳下山之前到达了公路边。接我们的车还没有来,宽阔的公路上没有车,十分安静,大家躺在公路上照相。到了约定的时间,三辆车都来了,我告诉一个司机我们没有走到锦江峡谷,他听了我们走的路线后说,我们进林子的路口不对,要再往前走点——一声叹息。

  回去的路上我又上了老田的车,这一路上老田主要在谈,自己对朋友如何仗意,间或说说及时雨如何傻——他还没有消气。天黑后我们到了松江河,老田把我们安排在一户人家,主人姓尹,据说他是尹项杰的亲戚,真相!放下行李后,找了一个饭馆吃饭,上了一桌子这蘑菇,那蘑菇,还有狗肉,这次对狗肉彻底失望了,实在没什么好吃的。饭后回到了住处,洗了一个凉水澡(热水器有毛病),然后休息。因为半夜三点我们要回通化,去鸭绿江。

  第五天

  两点多被叫醒,迷迷糊糊的收拾好东西,背上包最后一次上了老田的车,终于这次他什么也没说,估计也累了。到车站买票上车,女士们补了卧铺票,男士们在椅子上合衣而卧,一觉天亮,到通化下车,把包放在车站附近一个饭馆中,稍微吃点东西,分坐三辆出租直奔集安。

  一路上景色十分优美,满山遍野的红叶,但因为时间紧,路上没有耽搁,三个小时后来到了鸭绿江边。站在鸭绿江边,这就是从小听到大的鸭绿江。水很绿,但没有想象的那么宽,对面就是朝鲜,那边没什么建筑物,只有一个很高的烟囱。对面的山上基本没有树。我这边欣赏景色,那边都在买烤玉米,及时雨在江边大喊让我们下来,于是每个人啃着一个玉米下来,上了快艇,去江里转一圈,快艇不能离那边的岸太近,我们只能远远的看朝鲜,半山腰有条公路,有人在上面走,我们向他们挥手,他们也停下来挥手,我突然想他们那边饭都吃不饱,看到我们坐着快艇在江上玩,做何感想:向往还是我们的生活是腐朽的?

  上岸后继续买烤玉米吃,这的烤玉米真是很不错,是甜的。照像后我们就往回返了,一路上看到好的景色就停下来照相,天气则是一会下雨一会晴,被雨洗过的红叶颜色更加艳丽,山上大片大片的火红,绝非香山可比。看累了,照累了,在车上都睡着了。睁开眼已经到了通化,抓紧时间买些蘑菇干和葡萄酒,又到那个饭馆取了包,少吃点东西,匆匆上车了。

  和来时一样不幸,回去也没有买到卧铺,不过我们买到的硬坐正好是最后一节车厢的最头上的两排,把入口封锁起来,就是我们的天地了:开始杀人、耍流氓。我们立刻成为车厢中最受关注的人群,我们的笑声感染个整个车厢。玩累了,我们觉得应该留下些什么,见猪穿了一件在长白山买的白色体恤,于是每人把自己的名字签在上面,然后又在门票上签下名字,每人一张留做纪念。

  该睡觉了,把防潮垫往地上一铺,象地毯一样,大家躺在上面睡觉,惟有猪的精力比较大,和对面的旅客打的火热,侃天侃地,还让对面的女孩给他算算命,从广东来的猪没有见过煎饼,认真请教:“你这是吃的什么来得?”,“煎饼,你来个尝尝。”吃的猪直说:“好吃,好吃。”坐在地上的警长看着猪的表演直想笑,笑着笑着就睡着了。

  尾声

  第二天早上我提前在燕郊站下车回家了,他们还有坐一个小时的车到北京,我这次旅游有点亏,因为快乐的时光比别人少一个小时。

  这是一次难忘的旅行,期间我说过,我不在乎去哪玩,只在于和谁一起玩。而这次同行的12个人,无论哪个都不虚此行。

  感谢浮云的热情,kitty的笑容,自在猫的新疆味道,曲连大姐的关照,猪的烧鸡(我怎么没吃到),阿拉的活力,路痴的沉稳,天高云淡的歌声,石头的稳重,星猩的警觉,lotus的感冒,当然还有及时雨…..,啥都别说了。

 

 
版权所有:牡丹江山水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 WWW.MDJTOUR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联系电话:0453-6263818 6263918 8120358 8120378  传真:0453-6263918  Email: mdjss@sohu.com
地址: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太平路46号华隆大厦19层 邮编:157000
技术支持: 牡丹江山水旅行社有限公司网络事业部

旅游经营许可证: L-HLJ-GN03116